无欲则安·FoPoTo

我想拍雨天、倒影和润湿的头发。我想拍星空、静谧和祈祷的双手。我想拍夕阳、温暖和金色的身影。我想拍窗台、沉思和远眺的脸庞。我想拍蜡烛、对视和眼中的光芒。我想拍你、我和爱情。

致自己

下夜班以后回来折腾一下已经快11点了,难得地关机上床希望醒来天已经黑了。

事与愿违,被饿醒·······

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索性起床给自己冲了一碗麦片,一边吃一边刷朋友圈。谁谁谁在吃饺子,谁谁谁去扫墓,突然感觉其实古人发明这样那样的节日,发明这个节日应该干嘛那个节日应该干嘛,其实就两个目的:找个借口休息几天,再找个理由和家人团聚一下。

满世界都在抱怨买不到火车票,问能不能代购票的朋友让我觉得黄牛果然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值得嘲笑一下的是买不到票的人为了回家过年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刷票,不需要为票发愁的我淡定地围观——反正过年肯定是要加班的。

哎,确实是会想家呀,而且想念的还不止一个地方。

我是多想念长沙,多想念大学校园,多想念那个拥挤的宿舍。仿佛还能看到庭源打2K在砸键盘,仿佛还能看到小芳猥琐地说要去吃自助餐,仿佛还能看到然哥躺在床上跟我三国杀开黑然后被我喷。我能记得下午躺在草地上阳光的香味,能记得考试题目不会做的焦虑,能记得夜里送到楼下的汤的温度和夜里你闪烁的眼睛。我们罕见地自习的教室,我们安静阅读的图书馆,我们并肩躺下的体育馆旁的草坪。会怀念教室里问我要电话号码的女生,会怀念每晚教我辩论的学长学姐,会怀念那个跟着我拍照一口一句师父的学弟。毕业离开学校的那天,我本想一个人悄悄的走,却还是被一票兄弟发现了,一起来送我。那天下着小雨,我默默和每个人道别,走上车没有回头,却在后视镜里面静静地看着人群渐渐远去。

总是觉得老了,尤其是失去“学生”这个可以用来耍流氓的身份以后,更加老了。我们无所顾忌,我们愤世嫉俗,我们目中无人,我们敢说敢做,我们不去妥协,因为我们说自己是学生。我鄙视那些为了五斗米折腰的人,嘲笑他们是狗,却到头来狗都不如。

我是多想念娄底,多想念我的房间。房门有点开裂,是那时候和老妈吵架时踢的;书柜上自从我读大学以后就再也没有灰尘了,不知道是老爸经常擦擦还是老妈;床头边的墙上那些灰色的痕迹是我喜欢把眼泪擦在墙上,那么多,小时候一定很喜欢哭,但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记得当时为什么那么伤心,是被父母骂了的委屈还是考试没考好的自责还是少年时自作多情的忧愁,一点也不记得了。更加深刻地印在脑海中的是中学一次看了“鬼照片”,翻来覆去睡不着,凌晨站在老妈的床边叫她来陪我,当时老妈睁开眼看见床边站了个人一定被吓得够呛吧,但当老妈坐在我床边以后,那种莫名的安全感一瞬间就淹没了我,据说是瞬间就睡着了。

我一直以为自己强大到可以在芜湖活的很好很光鲜,可以拥有自由和独立,却没有想到自由和独立的代价这么高。清楚地记得下夜班以后疲惫的声音和老妈打电话,电话那头分明就哽咽了,问我要不要回去,回涟钢,我也可以在父母人际关系的庇护下活得很好,不需要像芜湖这么无依无靠。我轻声安抚老妈的情绪,告诉她我在这边很好,工作一点也不累领导很好同事很好室友很好身体很好天气很好环境很好食物很好什么都很好很好 ,告诉她也告诉自己我很幸运来到芜湖工作生活都不错不用担心。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什么鬼上海铁路局,我才不会去面试呢。

 写了半个多小时,负面情绪基本排空。刚刚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看着窗外天气不错,写字的欲望戛然而止。

今天是2014年12月22日,冬至,天气晴好。暖暖的阳光很适合出去随便走走,找一个不错的地方填饱肚子。提前7小时54分钟庆祝自己又老了一岁。

 
评论 ( 1 )
热度 ( 1 )
TOP